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作者:贾桂鹏 来源:原创 2021-01-29

  “在Intel的经历塑造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,对这家公司我永远心怀感激。”

  在被任命为Intel CEO职位时,帕特·基辛格(Pat Gelsinger)一定非常激动,因为他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梦想。

  2021年1月13日晚间消息,Intel宣布,CEO博司睿(Bob Swan)将于2021年2月15日卸任,软件公司VMware CEO帕特·基辛格将接任成为Intel第八任CEO。

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  帕特·基辛格在18岁时就已经加入到Intel,之后他人生中最年富力强的30年时间全部奉献给Intel,帕特·基辛格此番阔别12年之后,义无反顾回归Intel,绝不是完成理想那么简单,他还迫切希望将带领老东家找回曾经只属于它自己的那份荣光。

  Intel病了吗?

  2020年,芯片巨头Intel的日子并不太好过。先是7nm芯片再度延期,之后又将芯片制造业务外包、而且还出售了NAND内存业务。在起落的市场情绪波动下,Intel在当地时间1月21日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的财报。

  从财报中我们看到,Intel在第四季度的营收和利润相较前几个季度有所反弹,但是其股价还是出现下跌,市值也降到了2559.61亿美元以下。2020年Intel股价累计下跌13%,而其竞争对手NVIDIA和AMD同期股价上涨幅度超过120%和89%。去年七月,NVIDIA在实质上成功超越Intel,此后一路上涨至3400亿美元。

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  另外,近年来,Intel积极推进的“以数据为中心”方向转型,在他们看来这个市场蕴藏3000亿美元,前景可观。但遗憾的是,这一块板块营收延续第三季度下滑趋势。2020年第四季度,以数据为中心营收同比下降11%至90亿美元。

  从整体来看,随着新一轮科技革新不断深入,Intel的处境则显得异常艰难。除个人/企业办公电脑市场保持强劲竞争力,在物联网、人工智能则面对强大的竞争,数据为中心的业务低迷,导致整体增长出现乏力现象。

  而且,2020年Intel与苹果多年合作也走到了尽头,无疑对于Intel来说又是一头闷棍。

  回顾2020年,Intel经历了低谷,多方面的压力已经让半导体巨头有点喘不过气,那么,换帅之后效果如何?能不能医好Intel的病?

  换帅是不是治病的药?

  首先,我们要知道,Intel CEO这个角色,无论是对于Intel公司本身来说,还是对于整个半导体科技行业来说,都是举足轻重的,所以,刚刚上任的帕特·基辛格想必将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。

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  18岁就加入到Intel的帕特·基辛格,32岁时成为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,40岁就成为英特尔史上第一位首席技术官。他对于Intel的感情之深,不需要怀疑。

  另外,基辛格还是最初80486处理器的架构师,领导了超过14个不同微处理项目,并且在Intel酷睿和至强系列中扮演过关键角色。

  2009年出走Intel后,帕特·基辛格先后任职于EMC和VMware,2012年,在他加入VMware担任CEO期间,曾让VMware年收入翻了3倍,这也是人们看好他能带领Intel走出“泥潭”的原因之一。

  对于任命基辛格为CEO,Intel董事会独立主席Omar Ishrak表示:“帕特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技术领导者,在创新、人才培养和对Intel的深入了解方面有着卓越表现。他将在高度关注运营执行的同时,继续坚持基于价值观的人文领导风格。”

  在基辛格被任命之后,Intel人事变革仍然在继续。基辛格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让Intel曾经的老臣子们不断回归,首先是Glenn Hinton在退休三年之后重新回到Intel,他曾经领导研发了Nehalem架构,当时与Conroe齐名,是Intel在经历了奔腾4的挫折之后,重回王者地位的力作。

  此后,Sunil Shenoy也被重新招揽回归,他曾在Intel工作33年,2014年离开,这次跳槽前是SiFive的高级副总裁兼RISC-V架构项目总经理,在微处理器和SoC上经验十分丰富。Sunil Shenoy直接取代的是去年7月离职的Josh Walden,新的工作内容与传奇架构师Jim Keller也有重合之处。

  此外,除了Intel的老臣子外,基辛格在VMware担任CEO时的得力干将Guido Appenzeller也跳槽Intel了,他将担任数据平台事业部首席技术官。

  比特网认为,基辛格是一名有强大技术背景的领导者,在他治下,Intel应该会重新捡起对于技术的重视,这也是Intel此前在博司睿带领下所缺乏的。

  从目前来看,基辛格被任命后,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已经开始,能否药到病除,还需要时间的检验。

  Intel未来驶向何方?

  目前来看,成立52年的Intel又一次面临危机。回顾过往,Intel遇到过关于存亡的关键时刻不止一次。

  早在1985年,Intel还把自己定位为存储器公司。但当时日本的存储器厂家日益壮大,使得用户能够以惊人的低价购买到高质量的产品。这场价格战险些让Intel出局,当时Intel连续6个季度出现亏损。

  但是,Intel当时的CEO格鲁夫果断砍掉存储器生产,而把微处理器作为新的生产重点。这种魄力让Intel存活了下来。

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  从那时起,Intel自称为微型计算机公司。到了1992年,微处理器的巨大成功使Intel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企业,超越了所有公司,包括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存储器厂商。

  有种说话一直在流传,如果说诺伊斯是Intel的灵魂,摩尔是心脏,那么格鲁夫就是Intel的最坚实的拳头。

  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,在基辛格回归后,除了重走技术路线外,还将打破Intel芯片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规定,将部分芯片制造工作外包给台积电。虽然这样做的后果肯定是利润上的损失,但是,在芯片设计技术上,Intel可能会回归正轨。

  另外,Intel一直在布局的异构计算,也将会在基辛格的任期内得到更强有力的支持。

  从目前来看,制程工艺和封装技术的进步,成为推动异构计算的重要力量。Intel利用CO-EMIB、Foveros 3D以及EMIB等先进封装技术,能够提供显著的实用性和经济性优势。

变革已悄然开始 Intel换帅后能否拾起昔日荣光

  其中,CO-EMIB融合了EMIB与Foveros新封装技术的优势,可以同时实现可以让芯片横向拼接,同时每层横向拼接都还是可以继续立体堆叠,是业内顶级的封装技术,开辟封装技术新的先河。

  如果Intel能在机构计算领域中实现突破,那么他们也许可以迎来一个更广阔的未来。

  写在最后

  我们一直在讨论,Intel是不是病了,但从财报上来看,它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半导体霸主。但是,面对着NVIDIA、AMD甚至苹果、谷歌的挑战,以及瞬息万变的科技变化,Intel没有一丝容错的几率,之后的每一步都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,而改革的第一步他们选择了基辛格。

  阔别了12年,基辛格现在是Intel众望所归的天选之子,他能否带领Intel走出目前的困境,甚至像格鲁夫、诺伊斯、摩尔三巨头一样,留在Intel的历史上,我们拭目以待。

发布
X
第三方账号登录
  • 微博认证登录
  • QQ账号登录
  • 微信账号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