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作者:贾桂鹏 来源:原创 2020-09-17

  “收购Arm是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。”

  NVIDIA CEO黄仁勋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这句话,可以明显看出他对于拥有Arm的渴望。

  如果NVIDIA完成并购Arm,他们将支付Arm母公司软银集团40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,同时,这笔交易也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并购案。不过,400亿美元对于目前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NVIDIA来说绝不是一笔小数目,NVIDIA到底看中Arm什么?黄仁勋这一次“豪赌”会成功吗?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围绕着这笔重磅收购案有太多的疑问,需要我们一一来进行梳理。

  软银急需“回血” 无奈出售Arm

  2016年7月,软银集团宣布,以3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rm,这笔交易震惊了整个半导体行业。当有媒体问到为何花费重金进入到一个看似不相干的市场时,孙正义给出的答案是放不下对人工智能的热情,他认为,在未来20年或30年内,基于人工智能有太多事情可以实现,所以,软银决定进入到芯片产业中。但仅仅过去4年时间,人工智能也还远未改变世界,软银却要将Arm出售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是什么原因让软银最终决定要出售Arm呢?

  其实,从去年以来孙正义掌舵下的软银集团正在经历着一段黑暗时期:2020年4月,软银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财报,公司预计运营亏损1.35万亿日元(约合128.5亿美元),净亏损7500亿日元(约合71.5亿美元),这是软银15年来首次年度净亏损,同时也是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。财报显示,软银去年亏损的最大原因是愿景基金的投资失败,其带来了高达1.8万亿日元(约合171.4亿美元)的投资公允价值下降。

  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,有多家明星企业都在去年出现了高额亏损,其中,最严重的亏损来自对WeWork的投资,WeWork由于IPO失败,使其估值从470亿美元下滑至78亿美元,缩水近80%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此外,软银投资的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、美国科技公司Uber也处于亏损状态。根据软银财报显示,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,软银对外共有88笔投资,总投资额达到746亿美元,但其中投资的相当一部分公司都面临着破产的局面。

  目前的情形,不得不让软银集团必须进行“输血”挽救。实际上,进入到2020年以来,软银内部接连进行调整,对外已经变卖了大量资产。

  今年上半年,软银从阿里巴巴股票中套现137亿美元,并表示会将出售的股份所得资金来来回购股票以及偿还债务,以安抚今年早些时候遭遇股票暴跌的投资者;6月,软银宣布出售其所持有的价值210亿美元T-Mobile股票,并表示所得资金将用于股票回购、债务削减以及增加现金储备;两个月之后他们又宣布,制定了出售另一部分移动业务的计划,以寻求筹集1.3万亿日元(约合123.8亿美元),作为减债计划的一部分。

  所以,据软银自身财物情况来看,出售Arm虽是无奈之举,但的确是“回血”的最佳方案。

  NVIDIA的野心和黄仁勋的生意经

  与孙正义一样,NVIDIA CEO黄仁勋同样认为:“人工智能是现在最强大的技术力量,并且已经掀起新的计算浪潮,在未来的某一天,数万亿台运行AI的计算机将创造出全新的物联网,其规模是当今人联网的数千倍。NVIDIA将与Arm联手,打造一家在人工智能时代里有优势的公司。”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对于NVIDIA来说,收购Arm代表着有一个可能创造历史的机会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事实上,最近几年时间,NVIDIA已经成为人工智能崛起的最大受益者。因为,与旧的服务器芯片或简单的CPU相比,NVIDIA的图形处理器更适合运行人工智能算法。

  但数据中心的计算不止于AI,还有很多其他任务需要用CPU来完成。这一部分正式NVIDIA所欠缺的。因此,大多数数据中心的服务器,即使用GPU来加速计算,也依然会采用Intel或AMD的x86架构CPU。收购Arm后,NVIDIA预想着构建出属于自己的CPU+GPU完整产品组合,从而面向数据中心销售整套计算系统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随着后PC时代的到来,游戏产业日趋专业化,数据中心与边缘计算、人工智能等领域也纷纷兴起,NVIDIA找到了更广阔的天地,实现了从显卡制造商到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前沿平台制造者的转变,从而他们也将触角深入到游戏娱乐、智能终端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自动驾驶等各方面。

  凭借着数据中心AI业务的快速增长,以及自动驾驶、智能终端等多元化业务发展,在2020年7月9日美股收盘后,NVIDIA以2513.14亿美元的市值正式超越Intel的2481.55亿美元,成为美国“最有价值”的芯片制造商。超越Intel是每一家半导体企业的目标,虽然这不是Intel第一次被美国芯片制造商赶超,但却是NVIDIA的第一次,这足以使他们骄傲。

  但市值只是一方面,在盈利能力上,NVIDIA距离Intel还是有不小的差距,有金融人士预测,NVIDIA在2020年的利润增长34%,达到146亿美元左右,Intel则增长2.5%,达到了738亿美元。这部分的差距如何缩小,是NVIDIA在市值超越Intel之后,急需面对的问题。

  而收购Arm后,如果能在数据中心市场占据更多份额后,再扩展出全新业务则是一条很好的盈利途径。

  目前,在全球有超过95%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采用Arm架构,其技术授权客户包括苹果、三星、高通和华为等。基于此,业界人士认为,如果NVIDIA将Arm收购,不仅意味着半导体行业将会出现新的领导企业,而且其规模也将前所未有,足够其改变现有的格局,制定新的游戏规则。

  此后,NVIDIA可能进一步强化在移动设备、大数据中心和电子消费产品等领域建立起更稳固的领先地位,以便赚取更多利润。

  可以预见,如果收购成功,那么NVIDIA将成为一家在IP授权和设计、数据中心、游戏、移动、自动驾驶、AI、IoT等各个领域都有领先布局的超级半导体企业。NVIDIA的野心已经表露的足够明显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但是,NVIDIA在完成收购之前,还需要面临很多考验。

  收购远未尘埃落定

  如果,大家认为随着软银的公告发布,这笔创纪录的收购案就尘埃落定时,那可能还会错过很多精彩。首先,这将会是一次旷日持久的收购,交易距离最终落地,仍有长达18个月的批准流程。

  其次,在软银宣布就出售Arm与NVIDIA达成协议之后不久,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 Hauser(赫尔曼·豪瑟)给英国首相写了一封“求救信”,称Arm在全球市场的手机处理器领域占据主导地位,是英国目前硕果仅存的领先技术公司。将Arm出售给NIDIDA会让成千上万名ARM员工受到影响,也将破坏ARM的商业模式的根本,难以在商业竞争中保持中立。

  并且,Hermann Hauser还搭建了一个名为“saveARM.co.uk”的网站,希望联盟业内企业,要求英国首相出面阻止收购的完成。

  事实上,NVIDIA已经就此作出表态。黄仁勋在公开信中承诺,Arm总部将继续设在剑桥,并加大在英国的投资。他表示:“我们将会在剑桥打造一个世界级的AI研究中心。”

  最后,相比英国政府的批准,NVIDIA在中国面临的挑战只会更多。根据中国《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》,NVIDIA对Arm的收购案符合经营者集中的情形,且已经达到了申报标准,因此需得到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。

  在2016年,高通以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,但由于中国是恩智浦的重要市场,符合经营者集中的申报标准,所以,需要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。最终,直至2018年7月26日,双方约定交易期限已到,中国依旧没有发放批准,高通决定放弃本次交易,并赔偿了恩智浦20亿美元解约费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由于Arm在半导体领域中重要的市场地位,使得NVIDIA收购Arm的形势相较于高通收购恩智浦更加复杂,不过,黄仁勋依然有信心得到中国监管机构批准。

  其他厂商怎么看?

  其实,Arm只设计芯片的一部分,然后将设计许可给其他芯片制造商,再由其他芯片制造商进行调整或将设计成为整体产品的一部分。但是,Arm的客户包括高通、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、NXP等公司,他们将Arm的设计作为自己硅的基础。所以,Arm被收购也将受到这些客户持续的关注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黄仁勋表示:“NVIDIA没有CPU指令集,不设计CPU,也不会将IP授权给半导体公司,与ARM不同,NVIDIA不参与手机市场。”但手机市场并不在NVIDIA主要发展方向中,他们更在意的是数据中心市场。

  此前,NVIDIA已经收购了Mellanox,在本次收购Arm后,NVIDIA已经集齐GPU/AI、网络、CPU,并以CPU+GPU的方式进军数据中心市场。在数据中心领域,如果NVIDIA设计出强大的Arm+NVIDIA组合方案,那么,对该领域的竞争者们将会形成巨大的冲击。

  同时,此次收购也许会让NVIDIA成为众多厂商“公敌”,比如苹果,今年WWDC上,他们刚刚宣布将要自研基于Arm架构的Mac芯片,Arm就被NVIDIA收购,不知现在库克要作何感想。此外,数据中心市场,Intel也将会成为NVIDIA最直接的竞争对手。面对着巨头们的竞争,NVIDIA也需要想到对应的解决方案。

  此外,更多不希望被NVIDIA控制的厂商可能寻找新架构来进行芯片设计。

  近日,CCS Insights的美洲研究副总裁布拉伯表示,NVIDIA的这笔收购可能会推动芯片公司发展 RISC-V架构。 同Arm一样,RISC-V也是一种精简指令集架构,但它是完全开源的架构,由一个非营利基金会支持,不受任何一个实体控制。目前,为了确保其开源性,RISC-V基金会已经迁移到中立国瑞士。

一生仅一次 NVIDIA无处安放的野心与忧虑

  不过,要完全迁移到RISC-V架构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众所周知,指令集和操作系统一样,对于整个生态圈非常依赖,如果底层芯片作出改变,那么,上层软件应用有相应的布局,才能让RISC-V实现发展。

  写在最后

  其实,不论最终的结果如何,NVIDIA收购Arm这一事件都将写入半导体行业发展的历史,会被后人反复拿出来解读。现在,距离收购完成还有18个月时间,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,等待着各国政府的审批结果,等待着这笔收购案的结果。

发布
X
第三方账号登录
  • 微博认证登录
  • QQ账号登录
  • 微信账号登录